房产信息网

Real estate information
首页 >> 房产政策

儿子变渐冻人老母亲每天背儿子去上班

来源: 2018年08月13日

儿子变“渐冻人” 老母亲每天背儿子去上班

李红松体重90斤,3层楼一共42级台阶。鲁仁芝弓起腰,把儿子背上身。她右手扶着楼梯扶手,穿着布鞋的双脚慢慢迈上一个个台阶,双腿微微颤抖。“妈,你多歇哈嘛。”“没事,马上就到门口了。”[9岁女孩堕胎 手术后就上体育课]

5月15日,鲁仁芝把儿子背上楼。

5月15日中午,鲁仁芝给儿子喂饭。

今年41岁的李红松,原是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口腔科的一名医生,2年前,他被诊断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,俗称“渐冻人”。随着病情的发展,肌肉将逐渐萎缩无力,以至瘫痪,身体如同逐渐被冻住一般。目前,尚无法治愈。

李红松患病后,生活无法自理,妻子转移家产离他而去。64岁的母亲鲁仁芝担负起了照顾儿子的重担,每天给他喂饭、穿衣,还不顾年迈,每天背着他上下班。“儿子在背上,感觉像是回到了40年前。”鲁仁芝说。

冻人的病魔

花光积蓄治病妻子离他而去

李红松的病,始于2009年9月。

一天早上他醒来,感觉“双手抽筋,疲惫无力,走路是‘甩’的。”

2010年3月,李红松被确诊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,就是俗称的“渐冻人”。病人的肌肉会逐渐萎缩和无力,直至全身瘫痪,身体肌肉如同被冰逐渐“冻住”,但智力、记忆力、感知能力正常。目前尚无法治愈,只有靠药物减缓肌肉萎缩速度。

除了疾病,无情的打击接踵而至。

2010年6月,李红松从成都治病后回到西昌,但却进不了家门,“门锁被妻子换了”。

李红松说,结婚3年的妻子起诉至法院要求离婚。法院判决她给李红松15万元医疗费,这15万元,李红松至今没有拿到。

现在,李红松要靠吃“利鲁唑”片等药物来延缓肌肉萎缩,每个月药费至少3000元。为了治病,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光,还欠债不少。他回到医院职工宿舍,和年迈的父母一起生活。现在的李红松,双手有些弯曲变形,无法用力

儿子变渐冻人老母亲每天背儿子去上班

,只有拇指能活动。

动人的母爱

背儿子去上班每天上下三楼4趟

患病初期,李红松还能自己拄拐走路,正常上下班。医院考虑到他的病情,去年5月,将他从口腔科调至信息科,负责病例统计等较为轻松的工作。

随着病情的加重,今年年初,靠拐杖也没法走路,第一次坐上轮椅的李红松哭了起来,“感到特别恐惧,生不如死,躲在家里不想出门。”

“儿子,你是男子汉,你要坚强……”母亲鲁仁芝一直安慰、鼓励他。李红松的同事告诉,“母子俩太坚强了”,李红松仍然努力工作,母亲送他上下班,风雨无阻。

每天上午11点半,头发花白的鲁仁芝准时来到医院,接儿子回家吃饭。

一家人就住在医院家属区某栋楼的三楼,步行几分钟就能到。费力地将儿子抱起,从办公室的椅子移到轮椅上,然后从10楼乘电梯下楼,正常人步行6、7分钟的路程,母子俩要花约半小时。在家附近,有一段陡坡。每次走到这里,鲁仁芝一个人都推不上去,这时,李红松的父亲李辰康赶来帮忙,两人一起使劲,将轮椅推到楼下。

72岁的父亲身体不好,把儿子背上3楼的重任就落到了母亲身上。李辰康帮忙拿轮椅,鲁仁芝将儿子的双手搭在肩膀上,艰难地弓起腰,把儿子背上身。她右手扶着楼梯扶手,穿着布鞋的双脚慢慢迈上一个个台阶,双腿有些微微颤抖。“妈,你多歇哈嘛。”但是鲁仁芝总说,“没事,马上就到门口了。”把儿子背上三楼后,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,大口喘气。

破旧的沙发,两间不过20平米的屋子,水泥地面,这是李红松的家。将儿子背进家门,鲁仁芝来不及休息,忙着去做饭。

午饭,是昨天剩下的冷菜。鲁仁芝烧了个菜汤,盛在碗里,先吹凉了,再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儿子。因为生活无法自理,稍不注意,李红松就会“砰”地一声摔倒。

此外,吃饭、洗脸、穿衣、上厕所、洗澡都要母亲照顾。“最初,儿子还不好意思,我说,有啥子嘛,你是我生下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鲁仁芝笑了。

随机文章